惠普跳入Nutanix和思科的超融合系统战圈

本月惠普计划推出超融合系统新产品进入到这个快速发展但也异常拥挤的市场中。

惠普CEO Meg Whitman于本周四惠普季度财报电话会议期间透露了有关该产品信息。她瞄向了该市场的先锋初创公司之一,Nutanix。

“这个月末,我们会推出一款基于Proliant虚拟服务器的新型,能够改变市场的超融合产品,” Whitman称。“我们新的解决方案能在几分钟内安装,向客户提供一个操作简单,支持移动设备的极好用户体验,以及自动化IT操作——总成本比Nutanix要低20%。”

超融合系统在单一产品中结合存储,计算和网络功能,常常作为一个设备进行销售。顾名思义,它们是一个具有更紧密耦合组件的融合系统的演化。

融合系统,如VCE的Vblock,趋向于做大企业中更高端的产品,针对特殊工作负载进行定制。超融合系统则受到中型企业青睐,倾向于成本更少还有使用更少定制。

IDC公司表示它们运行虚拟桌面很受欢迎,不过已经扩展到支持其它工作负载。IDC公司预计至2019年,超融合市场每年增长60%,销售营收达到近40亿美元。

这也难怪惠普想立马“下水”了,不过发现大鱼的不只这一家,单在本周,思科就表示要和Springpath共同推出一款产品——HyperFlex设备,分超融合市场一杯羹,以期达到再次试水存储市场的目的。

至于Nutanix,似乎在享受所有人的目光。其实早在思科与Springpath合作进击超融合市场时,Nutanix CMO Howard Ting就放话称,“思科的加入并不意外,因为它们是最后一个完全拥抱HCI的服务器供应商。可Nutanix不仅构建了领先行业的HCI产品,还有一个成熟的企业云包括集成虚拟化,丰富的自动化,应用移动性及本地安全。时间会证明Springpath和它未经证实的技术是否能再现一个EMC和VMware。”另外,Nutanix还有人指出,思科进入新市场出师不利是有记录的。

而思科CEO Robbins对于Nutanix的回应相当坦然——选择Springpath之前我们对其进行了历时3个月的压力测试,结果令人相当满意。至于出师不利的回应,则是顺带调侃了一把惠普——这让我想起打算进入UCS服务器业务时,某人曾称,“我们的差距是大概一年之后,思科会退出服务器业务,之后我们将赢得巨大的网络市场份额。”

顺带一提,据惠普称,它的营收为127亿美元,比去年下降3%,同时利润下掉50%至2.67亿美元。利润下降主要是由于拆分成本。

评论

我们现在有一家大势头的超融合初创公司——Nutanix——再加上三家主流供应商——思科,EMC和惠普。还有联想,DataCore软件,另外还有纯软件HCIA供应商如Atlantis 和Maxta,看来HCIA真的是要走上人生巅峰了。

有一个可能性就是主流供应商均能发展,与Nutanix比肩,DataCore还有它的并行I/O技术加持,而纯软件厂商地位则可能受到威胁。

【本文版权归存储在线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如有不同观点,欢迎添加存储在线微信公众号(微信号:doitmedia)进行交流。】
标签: Nutanix   思科   惠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