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据存储服务平台

戴尔CTO为什么将这四大技术趋势圈为重点?

2021年1月8日,戴尔科技集团全球CTO John Roese向中国媒体介绍了戴尔科技集团对于2021年新兴技术发展的预测,在预测中提到了戴尔所关注的九大领域。然而,John Roese只把包括量子计算、半导体(异构计算)、5G以及边缘计算这四部分作为重点来介绍。

5G、Edge(边缘计算)、Quantum(量子计算)和Silicon(硅芯片异构计算)

之所以选择这四个方面,可能是考虑到,剩下的五个方面已经引起了足够多的关注,或者已经是戴尔关注以及投入较多的部分,而这四个方面或是存在进一步增长的变数,或是在更远的未来更有潜力的方面。

戴尔科技集团全球CTO John Roese

而本文接下来的介绍是要介绍一下,戴尔CTO John Roese为什么要强调这个,这跟戴尔的业务关系是怎样的。

量子计算是对现有计算体系的补充,而非颠覆,至少不会颠覆戴尔的现在

在四大预测中,唯独关于量子计算的部分比较超前,并且与戴尔当前的业务没有实质性的联系。那为什么要说量子计算呢?

其实,John Roese的介绍则是在梳理现有计算架构体系与量子计算体系的关系,他认为,量子计算不是要颠覆现有的计算架构体系,而是作为现有计算的一种补充。

作为现有计算架构的补充,量子计算在某些数学函数的计算场景中有非常大的优势,在少数特定场景中,比如编码学和秘钥管理领域,拿量子计算来做加密和解密都非常适合。专家发现,是可以改变密码学,也就意味着可能对安全行业带来变化。

John Roese认为,在可预见的未来,三五年内可能会出现实际应用的量子计算,真正大规模应用,乃至颠覆性的价值则可能需要等到十年之后。

当然,戴尔作为全球大型IT基础设施公司,是现有计算架构体系的代表性企业,整个戴尔集团都建立在原有架构体系之上,戴尔要做的不是等,而是要积极做好迎接量子计算的准备。

John Roese介绍说,戴尔的量子系统开发者在研究量子模拟计算,学习如何在模拟的量子系统中进行编程,接触早期的量子系统,以迎接未来的变化。

笔者认为,戴尔作为全球规模最大的IT基础设施公司之一,对于技术的判断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业内普遍的看法,John Roese的介绍应该也是希望让大家看到一些颠覆性技术对于当前戴尔的技术组成,以及对于产业界的影响,至少要让大家看到,戴尔的技术方向是先进的。

异构计算:计算架构的新变化,计算产业的新挑战

与大多数人都相对陌生的量子计算相比,异构计算则是当下不可忽视的趋势,这种趋势在过去十年智能手机上已经显现,手机里除了有核心ARM处理器,还有许多协处理器帮助完成其无法执行或执行效率效果低下的处理工作,以此满足手机在性能和功耗方面的要求。

x86作为通用计算的代表,面对许多新兴负载也显得力不从心,比如有更擅长数据处理的FPGA,更擅长AI的各种加速器,AI加速器又分擅长训练的和擅长推理的两大类,x86用在此类场景中,或者是性能不够,或者是效率低下。

以x86计算为核心的英特尔先后收购了FPGA公司Altera和AI处理器公司Habana,AI加速器公司英伟达想收购通用计算的ARM公司,AMD也在合并赛灵思(Xilinx),这些收购事件或者收购意向在过去几年中越来越集中。

John Roese认为,现在已经进入了真正的异构计算时代,这些变化将影响到半导体行业接下来的发展。对于戴尔来说,戴尔的平台既要接受各种新的加速器,也要针对新的加速器来优化架构,对异构组合进行整体优化。

在笔者看来,戴尔无论是ISG的服务器存储,还是CSG的PC个人电脑业务,基本都是建立在x86的生态之上的,当计算的方式发生变化,戴尔的业务要如何转型则非常关键,对于所有像戴尔这样的IT基础设施巨头,都要思考如何参与其中获得新的发展。

5G推动IT与CT生态融合,戴尔融入新生态

5G是通信技术,而戴尔是IT企业,两者有什么关系呢?先来看John Roese对于5G的认识。

在John Roese看来,5G不是4G的延伸,因为5G包含了一系列新的技术能力,5G不只是有更高的带宽,凭借5G低延迟和高可靠的特性,5G将支撑更多边缘设备和传感器。

不过,这些能力对消费者的用处不大,对于企业则非常关键。

John Roese预测,企业级的用例将会是成为新的5G的技术框架的主导。他认为,2021年,企业将更关注5G如何被用在医疗和汽车领域,还有城市基础设施、交通基础设施和物流基础设施等领域。

正式因为这些能力,使得在部署5G时,越来越多地将5G作为独立的能力来部署。在实践中,John Roese发现了5G组网架构上的变化趋势。

过去一年5G主要是以非独立组网(也就是NSA制式)的形式来建设的,非独立组网主要是依托于4G网络实现5G高速上网功能,但这种方式只能高速上网,不能提供低时延和超链接等业务。

而在2021年,将会有更多独立组网(SA制式)的5G,这种组网方式中,5G网络与4G相互间没有关系,两者完全独立,5G网络可以提供大带宽、时延低、超链接(多链接)三种业务。

坦白讲,非独立组网的5G跟戴尔的关系非常有限,而独立组网的5G则与戴尔有了较为深入的关系,John Roese表示,将会独立组网的5G是分布式的、软件定义的、开放的、高度标准化的,同时也是基于云的以IT为中心的。

独立组网的5G将是戴尔的新的发展机遇。John Roese认为 ,5G的技术生态将从华为、中兴以及诺基亚这类CT通信类企业开始扩展,包括戴尔、微软这样的技术公司将加入进来,共同建立新的5G技术模块。

硬件和软件定义:戴尔在边缘计算上的机会

边缘计算反映出计算不能全靠数据中心来做的客观事实,需要将计算能力延展到一个个边缘的节点。

边缘计算有巨大的市场机遇,以致于有许多厂商在参与其中,然而,云计算厂商各家技术生态不同,直接落地会在边缘放入多个不同的系统,存在冗余和浪费的问题,这是边缘计算发展存在的问题。

之所以John Roese认为戴尔有机会参与边缘计算,是因为看到了这两点:一个是,边缘计算需要真实存在的物理硬件,而戴尔最擅长的就是做硬件平台,另外一个在于,他看到工作负载的软件定义的趋势,这也是戴尔所擅长的事情。

结语

以上就是John Roese介绍的关于新技术趋势的预测,关于戴尔看到的机遇与挑战。

当然,这些方向并不是现在在意识到的,有很多已经有了实质性布局,只是当前还并不明显,相信下一阶段一定是戴尔关注的重点。

回到当下来看,不久前,戴尔公布了2021财年第三财季的数据,作为全球大型IT基础设施公司的戴尔营收创下历史新高,其中,客户端解决方案集团(CSG)第三财季营收为123亿美元,基础架构解决方案集团(ISG)第三财季营收为80亿美元。

在有疫情在的2020年,戴尔还是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2020年的营收数据中能看到,戴尔的“即服务(as a service)”转型初见成果,营收组成中有许多重复性的收入,这意味着,戴尔不只是一个单单卖产品卖盒子的公司,而是一个有经常性、稳定性收入的服务型企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存储在线 » 戴尔CTO为什么将这四大技术趋势圈为重点?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