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据存储服务平台

对话Riverbed:广阔的市场令人兴奋

四个月前见到丁伟的时候,作为Riverbed大中华区产品市场总监的他对于Riverbed与新华社的合作只字不提,在谈到在中国的进展的时候,他仅仅提到:“我们在中国有很多客户,其中有些还很大。”也许在那些被他称为“还很大”的客户中,新华社就在其中,而对于Riverbed来说,与新华社的合作意味着两个层面的意义:从业绩的角度来说,Riverbed获得了一笔不错的生意;而从业务拓展的角度来看,Riverbed在中国拥有了一个极具范例价值的客户,新华社作为国家通讯社的影响力无形中帮助Riverbed获得了一种高度的认可——Riverbed全球销售高级副总裁David M. Peranich在Riverbed与新华社合作的媒体通气会上,与新华社通信技术局副局长陈明祥紧紧地握了一下手。

丁伟的谨慎并不能完全怪他,对于Riverbed来说,与新华社的合作正式的终结了一个时代——在前一个时代,Riverbed用三年的时候在中国努力的拓展本地客户,并以此摆脱依靠全球客户在中国做生意的状态,新开启的时代意味着Riverbed的理念与产品已经获得了中国最专业可能也是要求最苛刻的客户的认可。

这样就不难理解David M. Peranich与陈明祥的深情一握,也不难理解River为何如此之重视与新华社之间的合作,对于Riverbed来说,面对中国这个庞大而又仍在不断趋于成熟的市场,已经拥有每年3亿营业额及4500家客户的Riverbed正依靠着全球700多人的团队将自己带进一个新的时代中去。

新华社:Riverbed的中国新年

无论对于Riverbed还是新华社来说,这次合作都是一次愉快的尝试,David M. Peranich口中那句:“让3000公里感觉像30公里。”的保证足以为陈明祥采用Riverbed的产品提供足够的选择理由,因为新华社实在是太需要这样的产品了。

“新华社现在有多媒体数据库、新华网等新的应用和业务,里面不仅有传统的文字和图片,还有视频和音频,我们的多媒体数据库为记者和国外的分站提供了大量的多媒体数据,这些都是需要网络传输的。”陈明祥表示,由于业务的发展,新华社的业务和应用正变得与原来“越来越不一样。”尤其是全球记者的协同已经成为新华社作为国家通讯社的越来越重要的功能。

“但是我们发现仅仅依靠提高带宽不够。”新华社在海外100多个分社中有11个是新华社的骨干和重点分社,原有带宽不足和在向国内请求或提交数据时,经过广域网传输所造成的时延迫使新华社必须要想想办法来解决这些问题。陈明祥认为在看过Riverbed的产品后改变了他对广域网加速产品的认识,而在此之前,他就已经明白仅靠带宽的增加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带宽永远只是广域网传输的一个方面,数据迟迟无法传输的原因在于时延在于响应时间。”

对于Riverbed的产品实际上在此之前我们已经谈过,尤其是对于Steelhead产品的介绍也有过不少,所以,我们能够很简单的理解为何陈明祥会觉得“吃惊”,他表示,在业务反应时间的提高上,广域网加速和带宽的提升同样重要,在将带宽进行了有限的提升并部署了Steelhead之后,新华社的11个大分社获得了此前从未有过的体验,陈明祥给出的数据如此显示:广域网流量减少60~80%,应用反应时间明显加快,尤其是在稿件传输时,提高了工作效率,节省了昂贵的国际线路带宽升级——11个大分社所所获得的好吃显然是从Steelhead上面获益的,而与带宽的升级没什么关系。

CIO的远景:一切为了工作效率

与丁伟在之前与我们沟通的一样,越来越集中的数据和长距离的广域网传输给予了Riverbed的一个新的机会,而新华社正是这个机会的“推动者”,但详细说来,我们能从新华社的身上看到一些什么样的趋势呢?

David M. Peranich认为,CIO的远景,或者说应用的未来趋势包括几个方面:首先,IT基础设施建设要为经济效应带来根本改变,其次,要克服距离、各种瓶颈和不同的局限,最后,IT系统应该能够提供更快的响应商业机会的能力——从技术上说来,增进协同工作、提高生产效率、加速应用反应时间、减少带宽消耗,能够很好的概括CIO的想法。

而这些恰恰是Riverbed所能够给予的:通过的广域网远距离传输的优化,尤其是深入协议层的优化,为用户提供了更快的响应时间,也就意味着更小的时延,应用的加速自然不在话下,另一方面,提供了重复数据删除技术的Steelhead能够以20:1或更大的比率删除数据,自然能够减少传输的数据(当然,传输时间也同步降低。)“更快的响应时间和更短的传输时间,自然能够帮助新华社这样的客户实现全球的协同办公。” David M. Peranich认为,Riverbed产品的市场广大,因为“只要数据量大的地方到处都用得着。”

“应用加速、站点整合、灾难备份、带宽优化这些问题CIO都在关注。” David M. Peranich觉得这些就是为何CIO总要看看Riverbed产品的原因,“Steelhead优化传输能够加快应用、站点的传输/整合,灾难备份也更快,带宽效率也更高,这些毋庸置疑。”——但是,Riverbed肯定不会仅仅停留在现在的水平之上,尤其是David M. Peranich承认,Riverbed产品和技术还是有值得提高的地方,所以我们能够看到Riverbed的新发展计划。

Riverbed的远景:更加贴近存储

在会后我们应邀专访了David M. Peranich,所谈的内容更多涉及的是未来而不是现在。

David M. Peranich认为,未来几年,“人们希望变得更流畅。”——“应用流畅、存储流畅、网络流畅是用户越发关心的问题,”他表示,现在的Riverbed能够满足用户的其中两个需求:应用流畅和网络流畅,“我们在帮助用户理解并加速他们的关键应用,克服带宽与延迟的约束,”——在Riverbed的计划中,一个新的产品将成为“存储流畅”的助推剂。

“整合和简化数据的传输和存储,以应对容错和灾难恢复。” David M. Peranich认为,在保证存储流畅的问题上,Riverbed仍然可以提供产品,而这个产品就是未来的Atlas,虽然具体细节并未披露,但是David M. Peranich仍然试图为我们描绘Atlas的未来蓝图。

“这是一个能够在主存储上进行重复数据删除的产品,在Steelhead将广域网的数据放大,并存储在存储系统上之前,需要能够保证速度的数据精简。”他谈到,Atlas的意义在于除去Steelhead在传输上通过删除重复的元数据和对协议进行优化之后,在存储层面上,Riverbed仍然能够将这种“流畅”惠及到存储系统中去,而Steelhead和Atlas正好也构成了互补:Steelhead完成传输层面的动态处理的数据,而Atlas则完成存储层面的静态处理,有趣的是,Atlas的定位不会遇到太多的竞争对手——Atlas不会存储任何数据,并且在架构上处于“透明”的状态,而用户也能够从中受益,因为用户能够继续使用他们现有的存储基础设施来存储和管理数据。

在谈及未来时,David M. Peranich谈到了Riverbed的“宏观目标”:距离更加缩减——这是一个普罗大众般的目标,David M. Peranich相信,Riverbed拥有极好的渗透率和普及率,全球4500家客户虽然目前的采购情况不一,但是他们的潜力都十分巨大,“我们的产品应用范围很广,有大有小,有几百万美元的也有几万美元的,他们有的处在采购初期,有的正在大规模采购,” David M. Peranich显然对于Riverbed在市场层面的未来表现很有信心——对于这位销售副总裁来说没有什么比4500家还会提高采购额的客户,和一个广大的市场更令人兴奋了,尤其对于中国来说,新华社在一开始就给了Riverbed一个惊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存储在线 » 对话Riverbed:广阔的市场令人兴奋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