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光遭难,真的只是“标题党”吗?

此前九九八十一难,紫光取‘真经’,还有几道坎?”一文,主要根据“半导体行业联盟”、 “半导体圈”爆料:“日本硅晶圆大厂Sumco砍掉了大陆NOR Flash厂武汉新芯的硅晶圆订单的报道,经采访后撰写而成。在爆料中称:Sumco会优先供货给台积电、英特尔、美光(Micron)等,明显偏向美、日,恐让大陆半导体发展陷入硅晶圆不足的困境。”给人的主观感受是:日本人利用硅晶圆优势打压国产半导体,政治倾向性明显。

在此后的沟通中,事情出现了反转。该文主要转自电子时报,但在转发过程中,编辑将原文的“砍”换成了“砍掉”,一字之差让文意全改。“半导体行业联盟”在接受询问时承认转发有误,有标题党运作之嫌。所谓“砍订单”似有保留一部分供货的含义,而“砍掉”则有完全拒绝的含义。不管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之失,但是国产半导体被卡了脖子,这还是事实。

在“九九八十一难,紫光取‘真经’,还有几道坎?”中提到了:从硅晶圆等半导体材料,到半导体蚀刻工艺技术,从可靠性到良品率,以紫光为首的国产大存储崛起,还会经历非常多的磨难。尽管在3D NAND产线制造上,我们和国外大厂在一个起跑线上,所采用的制程工艺技术也是基本相同的,但无论在3D有关制造技术的积累,还是半导体制程工艺技术的先进性上,国产大存储还有很多要追赶的地方。

目前,国产大存储依赖的主要是资金上的优势,通过吸纳优秀人才来弥补技术和经验上的不足。从一定意义上说,也在参考韩国、日本以及中国台湾模式。对于国产大存储而言,尽管竞争是非常残酷的,但这种竞争并不是零和博弈,因此国产大存储和国际大厂完全可以建立新型合作伙伴的关系。

投资半导体产线所需要资金巨大,国际大厂一方面需要消化投资新产线的成本,同时寄希望于GB/成本的突破,因此国产大存储的加入,对于闪存市场规模化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目前市场的确存在产能不足的问题,特别是消费产品市场,如智能手机存储容量的快速增长,更加剧了产能不足的矛盾,导致闪存价格出现上涨和反弹(参见:行业揭秘:企业级闪存竟要靠消费级“续命”)。但这都是暂时的,对于闪存来说,替代磁盘将是一个终极目标。

对于国产大存储而言,在存储介质上,在工艺上,在成本和良品率上,这是需要不断超越的目标。从这个意义上说,“砍”也好,“砍掉”也好,硅晶圆始终是一个要跨越的坎。

另外一个需要说明的是:NAND Flash技术是在NOR Flash技术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但NANDFlash产品并不是在NOR Flash产品基础上加工而成的(“九九八十一难,紫光取‘真经’,还有几道坎?”一文的叙述是有误的,感谢微信网友无量的批评指正)。

NOR Flash和NANDFlash是现在市场上两种主要的非易失的存储技术。

NOR Flash的特点是芯片内执行(XIP ,eXecute In Place),不必再把代码读到系统RAM(内存)中。NOR Flash数据读取速度要高于NAND Flash,通常容量小,此外,数据写入和擦除速度低,其适于替代的对象是EPROM(Erasable ProgrammableRead-Only-Memory,电可编程序只读存储器)和EEPROM(Electrically Erasable Programmable Read - OnlyMemory,电可擦只读存储器);与之相比,NAND Flash针对的对象是传统磁盘。

此外需要关注的是晶圆的说法。本文中说的硅晶圆,是制造NOR Flash和NAND Flash最基础的材料,通过光刻技术制造CPU、NOR Flash和NAND Flash,形成对应的各种晶圆,经过切割最终成为处理器芯片或者NOR、NAND颗粒。因此不同场景下,晶圆的含义不尽相同。

【本文版权归存储在线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如有不同观点,欢迎添加存储在线微信公众号(微信号:doitmedia)进行交流。】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