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据存储服务平台

消费完重庆小面 郭尊华着手VMware 新布局

  如果说1月28日联手中科曙光组建合资公司是郭尊华1月11日出任VMware中华区总裁的首次公开亮相,时间上的关系,可以想见这应该不是郭尊华新官上任的三板斧之一,更像是以往工作上的延续。果真如猜测的这样,2月23日,即将将发布的“2016 年新年展望”主题演讲,将会是VMware这位新总裁新策略的首次披露,未来的VMware会采取什么样的策略中,非常引人关注。存储在线记者已经接获邀请,参加2月23日下午, VMware京举办的发布会,VMware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郭尊华将出席本次发布会,介绍VMware 2016年在中国市场的发展方向。同时,VMware全球副总裁、亚洲研究院总经理李映和VMware高级产品市场经理傅纯一将为您介绍VMware终端用户计算的最新产品,以及软件定义数据中心产品更新,共同探讨如何通过先进的企业级IT解决方案帮助企业实现业务创新和可持续性发展。

 
  幕后看点
 
  首先是高层人事变动。去年10月戴尔670亿美元并购EMC之后,高层人士变动其实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对于戴尔并购EMC的真实意图有很多猜测,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分析认为:戴尔并购EMC,意在VMware。从技术发展趋势看,以EMC存储为代表的传统磁盘阵列正面临着以分布式存储为代表的新型存储的猛烈冲击,因此EMC被并购也被很多分析人士诠释为传统存储的终结,而VMware VSAN则正是分布式存储的代表。
 
  在EMC时代,采用的是联邦策略,EMC、VMware即联合,也相对独立,彼此竞争。在很多场合下,传统存储都会成为VSAN抨击的对象。戴尔并购EMC意在VMware,从战略高度上,应该说有一定的合理性,更像是“曲线救国”。
 
  但不管怎样,高层人士变动这是意料中的事情。但在我看来,这也并不单纯因为并购所带来的变动,其实业务发展所面临的冲击也是必需要面对的问题。
 
  SDDC祸起萧墙
 
  宋家瑜先生(David Sung)在任的7年左右时间,实际是VMware黄金发展的7年。传统企业用户对于云计算和虚拟化的逐步认同接受,为VMware带来了丰厚回报入,VMware在企业级市场虚拟化的龙头地位也得以树立了起来。
 
  以服务器虚拟化为基础,VMware先后向桌面虚拟化、网络虚拟化和存储虚拟化渗透,通过收购Nicira 等,以NSX、VSAN为代表产品的VMware SDDC(软件定义数据中心)策略全面形成。
 
  如果说,VMware的vSphere服务器虚拟化让VMware和x86 服务器厂商为敌,但在Intel的鼎力支持下,众服务器厂商无可奈何。而SDDC战略,则也把VMware推到了Cisco、EMC的对立面,原本三家成立有VCE的联盟,计算、存储和网络三方霸主携手,联手保持天下。但VMwareSDDC策略让VCE联盟出现裂痕,如果说EMC联邦策略让VSAN和EMC存储的冲突变有所缓和,但对Cisco就不同了。Cisco屡有退出VCE联盟的传言出现,最终需要EMC出面维稳,收购Cisco手中的部分VCE股份,VCE联盟不至破裂,但以往休戚与共的基础已经不复存在。
 
  可以说,SDDC让VMware成为了“全民公敌”。但这一次,并没有Intel这样的大佬来主持局面,VMware必需要独立作战。从发展趋势上看,NSX、VSAN的确是未来方向,但现实的收入也是迫在眉睫的问题。VMware 2015财报其实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尽管都有超过100%以上的的市场增长,但NSX、VSAN相对规模还是偏小,分别只有6亿和1亿美元,还不足以撑门立乎,尚需要加以时日。
 
  开源让雪上加霜
 
  即使在VMware黄金发展的时代,其实也可以听到类似的用户抱怨:CPU效率提升的成本节省,更多用在了购买虚拟化软件,背着抱着一边沉。有些用户已经开始尝试开源软件。对此VMware也采取了应对策略,推出vSpere免费的策略,类似虚拟机划分的基本功能是不收费的,只有增值管理模块才收费。尽管如此,VMware商业套件价格不菲也是事实。
 
  VMware方案的优势在于成熟、稳定和可靠,但对于价格敏感或者技术实力强的用户更多会采用开源软件。随着开源软件的成熟和丰富,后院失火是必然的事情。严峻的形式下,更需要管理层拿出有效的措施。形象的说法是,VMware迎来了业务发展的另外一个关键时期。
 
  换刀如换手,这本来就是一种选择。外加并购,谁能够带领VMware迎战未来,其实这才是最值得关注的事情。不管怎样,郭大掌门人已经被历史推倒了这个位置上,接下来就看郭达掌门人如何出招了。
 
  有关VMware的新战略,敬请关注2月23日的后续报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存储在线 » 消费完重庆小面 郭尊华着手VMware 新布局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