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据存储服务平台

VMware范承工:Virtual SAN只对vSphere情有独钟

前些天,VMware研发高级副总裁范承工再次肯定Virtual SAN不会正面抢夺传统存储虚拟化市场。当然也有媒体使用vSAN来称呼Virtual SAN,这样的小v标示方便与传统VSAN中大V的区别。不管是大V还是小v,代表的都是虚拟化。因此,VMware为了让大家不容易混淆,在其官方新闻稿和资料里面直接使用了全称Virtual SAN。本来阿明想使用简称来着,如此看来,还是顺其官方更自然些。

“首先不是竞争点,VMware Virtual SAN专注只是vSphere环境,和传统虚拟化存储不会正面交锋。不过,未来数据中心的计算和存储边界会更加模糊,虽然VMware只是专注vSphere,但是随着用户选择vSphere的虚拟化存储会越来越多,必然也会影响到对传统虚拟化存储的选择。”

哈哈哈,可见,VMware的Virtual SAN对传统存储虚拟化市场在更长时期内,还是有影响的。老范的言外之意就是说:“我们绝对不会抢传统虚拟化存储的饭碗,但是用户非得选择我们,那我们就没有办法鸟。”

有一点值得肯定,范承工在解释VMware与EMC、EMCII时,指出EMC与VMware的关系是对立统一的(感觉让我回到高中哲学课上了,唯物辩证法,啦啦),EMC现在是一个联邦,包括了EMC2、VMware和Pivotal,相互都独立运营。随着行业发展,加之成熟公司自有惯性,不管是谁想要颠覆自己非常困难。他夸赞IBM很有战略远见,一个公司自己颠覆自己不可能,需要在另外一个地点建立完全独立的部门,独立管理,有独立销售团队和母公司竞争,这样才可能成为行业的新领先者。

而EMC母公司也是希望VMware能独立运作与创新,同时与母公司也保持一定的关联,现在VMware也是在吸收来自EMC的人才。范承工之前创建了EMC中国研发中心,并任EMC公司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卓越研发集团主席,现在作为VMware研发高级副总裁,范承工在对Virtual SAN有着深入的研究和了解。并且,他从来不回避我的提问,能实事求是地正面回答,给我印象比较深刻。

正因为存在对立统一,正因为存在传统存储虚拟化与 VMware存储虚拟化Virtual SAN的对立与统一,所以VMware的前途早已押宝在软件定义数据中心SDDC,也关注私有云,并且出台Virtual SAN,作为VMware的SDDC一部分,为此软件定义数据中心战略的拼图逐渐完善起来 。

在对于VMware Virtual SAN的市场前途探讨上,范承工和VMware诸多人士都充满了信心。

之前,VMware中国研发中心存储与可用性团队高级经理喻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介绍过,虚拟化主要在三种存储形态中的体现,一是直连存储(Direct Attached Storage),对应VMware Virtual SAN;二是阵列存储(Array storage),对应EMC ViPR;三是云存储(Cloud storage),对应ScaleIO。”(文章后面会提到ViPR、ScaleIO与Virtual SAN的具体区别)

可见,按照这样的分类,Virtual SAN并不是直接与传统存储虚拟化PK的产物,而是适用于三大特定的应用领域。

“一是VDI(虚拟桌面系统)是主要进军路线。Virtual SAN将作为推荐方案,帮助用户解决启动风暴难题(即成千上万虚拟系统同时启动所带来的资源压力)、而无需投资购置昂贵的全闪存阵列产品。

二是测试与开发领域,这类任务往往能够从主存储体系内有效剥离出来,弹性虚拟阵列应该足以满足开发人员的工作需求。

三是灾难恢复领域,很多企业为其灾难恢复站点设置了副本阵列,但高昂的支出令用户们怨声载道。相比之下,利用虚拟阵列作为故障转移机制能够帮助客户们解决这一烦恼。”(该三个观点来自之前zdnet的报道。)

对于VDI、测试与开发、灾难恢复三个主要的应用方向,范承工认为,Virtual SAN将会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老范不愧是研发领域的高人,为了怕不太了解存储的朋友听不透彻,范承工从回顾历史开始解释Virtual SAN出现的意义。

“存储的改变从25年前开始,EMC推出网络存储SAN,然后过了10年出现了NAS。过去五年来,大改变又在发生,闪存的出现让用户思考如何更好的利用服务器自带的存储,距离CPU越近存储功能越好,CPU核数已经足够多,可以分配计算资源来管理存储,加上服务器网络越来越成熟。因此将服务器与存储整合在一起是大势所趋,如阿里、谷歌都如此采用类似架构。”

范承工认为,服务器存储带来好处也是明显的,首先是利用率高,服务器多核处理器的普及也让服务器可以分出一个核来管理存储;其次管理更容易;再次更好提高存储性能和功能,因为计算离数据更近,所以速度更快;再者使用服务器自带的存储直接加硬盘就行更便宜方便。

因此,一种新的存储模式——Server-based Storage从此诞生。

不过,范承工指出:“Server-based Storage、Cloud Storage(云存储)对External Storage(外部存储)肯定有影响,但三种存储模式将长期共存。”

可喜可贺的是,作为Server-based Storage 一类的Virtual SAN,其第一版,可靠性很高,应用场景包括了研发测试环境和中小型VDI存储需求,DMZ存储部署需求,灾难恢复需求, 但客户不一定是小客户,如全球最大银行之一、全球最大零售商之一等等都成了Virtual SAN客户,可见Virtual SAN应用的是跨行业、跨企业的客户,这些客户也本身在使用External Storage。

据范承工透露,Virtual SAN设计初期规定了一个相对比较窄的视角,存储是一个非常大的领域,VMware想要盯住一个市场并做成功,盯着vSphere有100亿美元的市场,只对vSphere情有独钟。“一块钱买vSphere的lisence,但要花4块钱买存储。假如未来Virtual SAN足够成功,那么可以更好地与vSphere结合,获得更大的市场,以后也不会有更多的竞争来针对vSphere这个存储环境。” (当然,谁要来捣乱,一定会被VMware直接干掉,因为vSphere就是我说了算。)

现在,“Virtual SAN被嵌入在vSphere中,VMware有时也会将Virtual SAN描述为一种Hypervisor converged storage,即与Hypervisor(管理程序)紧密融合的存储。”

显然,vSphere管理者也能管理Virtual SAN存储。

因此再提到云存储(Cloud storage)中对应的ScaleIO,范承工认为,它就是一个软件阵列,一个软件。

在软件定义存储SDS方面,VMware的SDS由三层组成:最下面是数据存储,中间层是数据工作,备份等功能,最上层是数据管理。这概括了存储系统功能,不管是哪个品牌的存储系统,都需要做到数据不丢失、很好检索使用、很好管理阵列。软件定义存储就是如何通过软件实现这三层关系,并且将软件与硬件分离出来。

EMC的SDS就两层组成,EMC ViPR将数据存储和数据工作合并,EMC与VMware两者对最上层解释一致。VMware的hypervisor可以看到用户的数据管理,轻松完成数据管理工作。

相对于Virtual SAN来说,EMC的存储ViPR场景更广,各自侧重点不一样。

不过,每个应用都有不同存储需求,如何将存储与应用绑定在一起,无论什么变化,存储都是跟随应用,那么需要另一层的虚拟化技术,虚拟化是存储的必经之处。也是VMware坚持存储虚拟化之路。

“计算靠近存储、靠近网络,VMware未来会将虚拟化功能提供给Virtual SAN的同时也提供给其他存储厂商。”这已经代表了VMware之于存储的未来。

范承工最后表示:长期来看,Virtual SAN会成为一个软件产品系列,是软件存储的主打方向,未来会更加完善。

目前的销售状况是:“Virtual SAN中的VDI应用占据30-40%用户,分布非常广,销售团队卖Virtual SAN感觉和10年前卖NSX很像,平均每个客户2万美金左右,之后慢慢地增长和扩展。”中国在Virtual SAN全球的300个客户中占据5%份额。(阿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存储在线 » VMware范承工:Virtual SAN只对vSphere情有独钟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