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据存储服务平台

Pure Storage挑战高端存储阵列大厂

DOSTOR存储在线 11月23日国际报道:没有一家风投会投资于一家试图仅靠存储阵列来挑战EMC SAN阵列的初创公司——这是愚蠢的举动——但是如果是一个性能超越VMAX/VNX且成本更低的闪存阵列呢?现在我们就在讨论这家公司——如果它的产品是真的话。

Pure Storage自信它的技术可以打败EMC、戴尔、HDS(日立数据系统)、惠普、IBM和NetApp FC SAN阵列(编者注:作者很可能是以FC SAN阵列来指代高端存储系统)。我们以前介绍过它的技术,这里重复一下,它是一个全闪存阵列,配置了自动精简配置、数据压缩、重复数据删除功能从而使每GB成本低于传统SAN磁盘阵列。

该公司产品副总裁Matt Kixmoeller在新闻发布上表示:“过去两年来我们看到有许多闪存初始公司——但是它们都过于迷恋性能。我们觉得最大的障碍是经济性。”

不过,仅仅只在经济性上做功夫或仅仅在技术上做功夫都是不够的。如果你要向一家以前经常使用成熟大厂(比如EMC)产品的企业销售任务关键型阵列,信任是必须的。Pure通过开放的测试和反复长时间的测试来赢得客户的信任。

Kixmoeller表示:“我们在4个平台上在各种参数下进行测试发布。我们在互操作性测试上花费了数百万美元。有大约40家公司使用Pure的测试产品。这些产品将在明年第二季度上市。它们的测试早在一年半以前就已经开始。”

Pure甚至还公布了一些测试者的案例研究,比如eMeter。这在业内是以前闻所未闻的。

我们的感觉是Pure将很可能发布TPC标杆测试结果,另一个可以提升客户信任度的工具。

软件智能

Pure正在开发一个非常智能的软件来驱动现成的消费者级MLC闪存,使其既快速又可靠并拥有良好的工作寿命。它使用了三星NAND驱动器的各种产 品,同三星紧密合作。三星也是该公司投资者和两家主要的闪存供应商之一。另一家闪存供应商是STEC,它提供定制的ZeusIOPS卡。

Pure正在调试它的软件以便它可以管理到驱动器的写入从而降低写入放大效应。当驱动器无法通过内部活动执行写入操作的时候,该软件可以避免暂时中断期,将写入切换到另一个驱动器然后再写回来。技术总监Michael Cornwell表示:“我们有1%的过量配置。我们的写入模式意味着驱动器再不用进行内部垃圾搜集工作……我们在整个阵列上全局地进行垃圾搜集……这都是为了降低延迟性。对应用程序来说,每个毫秒/微秒都是重要的。”

Pure看起来走的是3PAR的路:针对FC SAN市场。Pure准备对EMC的客户喊道:“不要购买VMAX或VNX。购买我们的阵列,你就可以得到比EMC更好的性能,支付更低的费用,获得同样 的企业级可靠性、可用性、服务和支持。”Pure知道它必须有强大的说服力才能让客户从HDS、惠普、IBM和其他大型SAN存储阵列供应商的怀抱中走出 来。

价格和定位

Pure产品的一个核心特性就它可以用比磁盘阵列更小的体积存储数据库、虚拟机镜像等数据,从而降低空间占用、电源和冷却成本。

在磁盘阵列无法承受重复数据删除的地方——意味着100TB的数据需要100TB的磁盘——Pure表示它的数据压缩和重复数据删除功能可以让 50TB闪存或更低的闪存存储100TB的裸数据。重复数据删除比例会根据实际情况有所变化,也有可能更好。通过避免磁盘类型的RAID(独立磁盘让您关 于阵列),Pure避免了SAN阵列的陷阱——后者需要300-500TB的磁盘来存储100TB的裸数据以防止驱动器故障带来的数据丢失。

Pure没有使用更贵的企业级MLC和更贵的单层单元闪存,从而使它的单位成本低于每GB 5美元,可以和磁盘驱动器SAN阵列竞争。

我们往往不假思索地认为产品还没上市就没有价格。不过Pure有测试经验,因此它知道闪存阵列的生产成本同VMAX、VSP、FSP、DS8000、XIV、Compellent和3PAR相比怎么样。在这些成本上加上一点利润,它知道它的制成品价格差不多会是什么价位。

Pure的定位和其他全闪存阵列不同。它是企业级光纤通道闪存阵列,SolidFire是针对云服务提供商的iSCSI阵列,Nimble Storage是针对中小企业的闪存增强型iSCSI阵列。这三家资金雄厚的初始公司定位在三个不同的市场上。它们之间还没有市场冲突,至少在开始的时候是如此。

那么来自Nimbus和Violin Memory的竞争呢?Kixmoeller表示:“Nimbus的产品不是企业级的,因为它缺少可扩展性、高可用性和高可靠性…….Nimbus和Violin的产品基本上是单控制器产品……我们的设计点是双控制器类型系统。”

首席执行官Scott Dietzen表示:“其实还有其他一些比较低调的公司可能会给Nimble、SolidFire和我们带来强烈的竞争。”

Dietzen表示他预计EMC、IBM、HDS和NetApp将在未来12个月到18个月内推出全闪存产品。它们可能会考虑收购闪存阵列技术供应商。

路线图

我们了解到Pure将加入快照功能。Pure可能会在第二次或以后的发布中配置vCentre插件让VMware管理员来管理它的存储。

至于3比特MLC闪存(TLC),它的成本曲线还没有降到商品级。当它降到足够低的时候,Pure会考虑使用它。Kixmoeller谈到TLC:“我认为我们会占据一个好位置。”

在TLC之后,NAND很可能会被后续技术所取代。Dietzen表示:“通过与三星和STEC的密切关系,我们已经在考虑后NAND时代的事情。”

他也不能肯定哪种NAND技术最有可能成为未来,不过他表示:“相变技术很有意思——它将首先进入NVRAM(非易失性随机存取记忆体)。这个技术对我们来说还是太昂贵。我们还是希望等它的成本降低到消费者级别的时候再说。”

Pure Storage的路线方针很明确,它需要让企业客户从现有光纤通道阵列供应商的怀抱中走出来。这肯定会给现有供应商带来激烈的竞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存储在线 » Pure Storage挑战高端存储阵列大厂
分享到: 更多 (0)